将对作业至死不渝

嗝儿,感谢你的喜欢和支持!因为……每多一个阅读量都是我莫大的荣幸!真的特别开心!

【黑遍全联盟】我在等你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不知道甜不甜emmm

尽量不ooc

恳请大大们指教。

 

(另外,听说全职高手的电影要出了emm)

 

 

喻黄•队长,你是迷路了吗?

 

今天是第131天。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记了下来。

清晨的人并没有多少,遥望着踱步,亦或者步履匆忙的旅客出入站台。广州火车站的第一班列车似乎已经缓缓驶出,轰鸣声传入耳中,回荡在内心深处,甚至响彻了他的耳廓。

出口处并没有那道身影,在淅淅沥沥的雨意之中却没有那可以温暖人的微笑。

黄少天的神色黯淡下来,却是依旧在张望着,似乎如此便可以张望到自家队长的身影,便可以在这之中感到温暖。

时间流逝着,一分一秒,滴滴答答,秒针在轻盈将舞姿奉献,人流之中,从早到晚,黄少天依旧在这地方没有动——

因为他唯恐错过了自己的队长。

“唔,妈妈,你看那个人,上次我们来送爸爸的时候他在,这次也依然在。是不是像那本小说之中的忠犬啊?每天早上跑去火车站等着主人,连续等了那么久,可惜那个主人已经回不来了......”

“乖,孩子,或许他是来接两个不同的人,也有可能是记错了时间吧?”

母女的声音入了耳畔,黄少天一愣,只是勾起苦涩,隐约带着动摇,启唇,声音颤抖着。

“队长,是迷路了吗?你个路痴,吊车尾的。来来来,不管你从哪个方向出来,我都会等你,一直会。所以啊,快出来吧。”

一一有时候,人生还真的是如同小说的剧情一般,一波三折,连结局都会一模一样。

 

 

双花•那年西部荒漠,百花盛开。

 

或许你去过沙漠,见过那变幻无常的景色,带着有如滔天般的气势,壮丽宏伟,似有气势磅礴之意。

或许你在面临绝望之时,见过一人将手中的清泉递给你,艰苦卓绝,但是你撑了下去。

“但我见过,有一个年轻人,在荒漠之中撒着什么,还将身上的水浇到那片区域之上,要知道那可是在荒漠之中最宝贵的资源!”

已是年迈的旅者,眉目慈祥,坐着微微轻摇的老椅,叙述着沧桑。

“我问他啊,你在干什么?不用浪费那么宝贵的资源啊?”

“他说啊,他在种花,他要在这片荒漠之中,种上美丽的鲜花。”

【“我?我不过是想种花罢了,就算这里地质不行,我相信也可以的。”】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是在纪念一个人。”

【“我们是在一个游戏之中遇见的,那时候不是有职业竞赛什么的吗?他问我要不要来个什么组合....反正我是在怀念他啦。”】

“当时我觉得这个家伙疯了,当然事实就是如此,我想,有可能他们的相遇是在这百花盛开之时吧?”

“我当时打算离开,却是听到那个人忽然说了一句。”

【“如果您认识孙哲平的话,请在遇见他时告诉他,在那个百花盛开的地方——”】

“我在等他。”

一一其实我们都是疯子,盼望着有一天一个已经过世的人来找自己。

 

 

江周•放心吧,只是骰子输了而已。

 

“小周,听我一句话好不好?”

周泽楷看着面前这个忽然严肃的恋人,正襟危坐,面色也跟着严肃,疑惑却是通过目光微微显现。

“待会会有一些人假装将我带走,你在这里不要伤心,也不要沉默,开心点儿地等我回来。”

话语已传进了耳畔,周泽楷内心稍稍的不安,摇了摇头,蹙紧眉抱住了自家的小攻,开口的声音似乎还带着颇有撒娇的意味。

“江,不能。”

“乖,小周,没有事的,我只是骰子输了,必须要这么做啊。”

江波涛的语气略有些无奈,却是没有含着什么哀思伤感之意,见着面前那人的眼神,遂是抿唇浅笑,轻轻地在那人唇上附上一吻。推开了那人,遂是离去。

“记得开心地等我哦。”

似乎又是记起了什么,回眸笑意盈盈。

“请问周泽楷先生,您对这个事件有什么看法?”

周泽楷的微笑似乎摇摇欲坠,昔日那些拍摄广告的神色,表情,技术,被用在了此刻,然而他却没有丝毫的悲哀。

一切犹如往常的平淡,只是这次的采访,多了些意外的笑容,却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没有什么的犹豫,启唇,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挤出了一个最大的微笑。

“他,被人抓走了,我要开心地等他回来。”

一一究竟一个人要绝望到什么样子,才能相信一个虚幻的谎言?

 

 

方王•童话中都有个天堂。

 

童话之中都有个天堂。

这估计是王杰希听到过最愚蠢的语言,每天操心自己战队的队长对着身旁那人的话语可谓是爱理不理,不过也就最近那人重复得多了些,这才将此记下。

“对啦小队长,你看黄少天他们那群人都叫你‘魔仙女王’这个外号,虽然一点都不符合你这么帅气的气质,但是在那个天堂之中,真的有那些魔仙哦,她们可是万能的啊。”

“还有啊,所有童话之中的人物,最后的结局都是进了天堂,有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他们的结局都是这个样子,这是不是个套路?”

“方士谦!”

“小队长我错了!我不吃你豆腐了!我跪键盘跪键盘!”

见着那似乎殷勤的面孔,笑嘻嘻的神色以及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或许是王杰希每天最想看到的温暖,甚至超过了其他。

终于在某一天悄然而逝。

“小队长,我要去看看那个天堂是不是我想象的这样子啊,放心,我肯定会回来的。”

本是唯物主义者,却在这时候信了这句话,王杰希轻轻勾唇,眼角微微湿润。

“那我等你,记得回来告诉我天堂是怎样的。”

一一真好,一个人去了天堂,却把另一个人孤单地留下。

 

 

韩张•我还以为你看不见我。

 

“队长,已经11点了。”

张新杰将牛奶端到床头,遂是微微抬手推了推眼睛,见着面前那人点了头,便是轻轻勾唇,嘴角的弧度只是稍稍一点点。

“牛奶有益于睡眠。”

韩文清也是道了声谢,正是要接过牛奶,却不料面前那人再将那瓶牛奶拿起,不解也是轻轻疑惑,蹙着眉没有出声,看着那人举动。

张新杰抬首,将那牛奶一饮而尽,遂是将杯子洗了,擦了干净便是洗漱。

韩文清干脆便是坐着,看着那人洗漱之完来到床前,这才开口出声。

“新杰,是失眠了么?牛奶确实有助于睡眠,你先睡吧。”

见着面前那人没有反应,眉梢早已皱起,韩文清开口唤着自家恋人的名字,似乎是疑惑着为何今天那人会如此奇怪。

“队长,其实牛奶是需要热1分半的,不然便会缺乏口感。”

“所以你应该回来了,需要回来好好学习一下这个步骤——当然,这不是在贬低你的技术。”

回来?

韩文清伸手,便是想叫那人好好正色一下,或是告诉自己有什么症状需要治疗,为何总是自言自语。甚至还说自己不在,自己明明就好端端地在这。

穿过的手掌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诡异的事情使得他皱了眉。

这或许只有一个解释罢了——他自己,早已经死了,而他却以为,身旁那人看得见他。

张新杰并没有任何对此事的反应,依旧是平淡言语。

“记得队长,我在等你回来。”

一一可悲的是,他等的人,一直就在他旁边,而他自己,却没有看见。

 

 

伞修•不,你们猜错了,我不会选择这个。

 

“假设这些药片没有副作用,只要你吃下去,就可以获得这种能力。”

“那么你们要吃哪一种呢?”

叶修路过那个公园之时,几个孩子的游戏便是吸引了目光,走上去之时,却见他们一脸的笑意,地上摆着大大小小的塑料片,就相当于刚才的那些没有副作用的药片。

“这个是可以说各种语言的,这个是成绩变好的,这个是变帅气或者漂亮的,这个是可以记住一切东西的,这个是让智商增长的,这个是可以记住一切的,这个是可以忘掉一切的,而最后这个呢,是可以长生不老的。”

孩子们嘻嘻哈哈地笑着,选择着自己心仪的药物,捧着那一片片的塑料片爱不释手,仿佛那便是那些药片。

“我参与一下?若是我的话,我会选择最后一个。”

带着迷茫的眼神和疑惑,小孩子们都望着叶修,似乎在问着他为何会如此选择。

“原来大哥哥你喜欢长生不老的感觉吗?”

大一点孩子的问题让一个个稚嫩的面孔点着头。

“因为我在等一个人——既然你们都不要这个药片,那不如送给我?。”

叶修不可置否,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见着那孩子点头,便是道了声谢,叼起了一根香烟,捻出火,任凭着烟雾缭绕摆了摆手起身离开。

我从来都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所以我只能尽可能地将它延长,随后再将它赌上,来等那个18岁的你。

“所以沐秋大大,记得回家。”

一一希望有一天,“长命百岁苏沐秋”不再是个令人心疼的玩笑,亦或者一个反语,它会是真实存在的。

End。


评论(35)

热度(325)

  1. 顾念朝将对作业至死不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