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对作业至死不渝

嗝儿,感谢你的喜欢和支持!因为……每多一个阅读量都是我莫大的荣幸!真的特别开心!

【恋与漫威】当他们脆弱时

。OOC预警。

。性格不对请指教嗷嗷嗷!!!

。你能阅读这篇文章我真的非常高兴的!(上天JPG.)

。梗选自我的戏!但洛基的文章借鉴了名朋的部分内容,会在文末标明。

。我期望我们更多的时候可以做一个超英们的安慰者,陪伴者,而不是蜷缩在他们的臂膀底下,被照顾的那个人。

。心描很多。半语C体模式,如觉得不太适应的大大可以退出。

。只求评论不求热度的一篇文。(划重点)

[题目选择向√  写上角色名字以及选项√]

[我会根据这一篇文章的评论来更新下一章。]






——

Charles (查尔斯)。

[逆转未来时期]

        我需要一个安慰——至少我的大脑是。

        神经元在我的大脑里挽手舞蹈,从思维的贫瘠里又一次散发出悲悯, 癫狂与灼烈碰撞出来的、滚烫的触感,在我的大脑内蜿蜒不停。

        细小的蚊呐声逐渐壮大,那些可憎的声音在我脑内的一处喁喁私语,它们探讨的、那种尖锐的破戾声伴随着喧嚣在脑中横冲直撞,打破我嗡鸣的思维抖落大片茫白。

        哭泣、悲伤、疼痛……死亡……。

        那些陪伴在我身旁的人一再逝去,那些我想帮助的人最后都成了厌恶、敌意与恐惧下消散的灰烬,那种没有骨灰的烈士,为维持住这种极易打破的达到临界点的平衡。

        我的回忆……我的回忆——

        它们接踵而来。

        那些孩子本该是天神眷顾的,可是他们蒙了尘寰,他们被人说是“苟活者”……他们在我的眼前一个又一个被杀死。

        那些被时间麻痹住的痛苦再次袭来。

        我的能力回来了,我知道,我又不可能睡个好觉了。

        我翻身,抓住身下的床单,喘嘘地在噩梦中醒来。

        周围漆黑一片,我什么也看不见……但那些声音还是该死地在我脑内响着。

        它们那温柔的、令人沉沦的、悲悯的、想让人去救赎的那些声音……它们在呼唤我的名字。

        它们说:“查尔斯,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们。”

       

        它们无论如何也赶不走,它们无处不在,它们及其令人憎恶。

        那些孩子们……我想去救他们,可是我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弱的人。

        疼。

        很疼。

        像哗驳的火焰灼烧了最后一片清晰的视角,我的面前出现了重影,在光的纷扰下蜷缩逝尽。

        那些四散纷飞的人影搅乱了我对角色的辨析,中枢的撕裂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甚至袭噬上我的心脏,让它在逐渐泛灰的意识中匍匐不前。

        我颤抖着,想挣扎着起身寻找汉克给我的药剂,却发现我的脊髓……我的腿部渐渐失去了力气。

       

        “Charles。”

        颤抖在一瞬间停止了。

        只留下她充满着温柔,如同那令人沉沦的,用浓稠与奢华的酒调出的、那1961年的夏日。

       

        [这时候你会怎么做?

         A。抱紧他,告诉他不要害怕。安抚他,亲吻他。对着他笑。抚上他的脸颊。

     

         B。告诉他,你的能力是最棒的。

         C。(在评论区下写下你会怎么做吧√)(会选最有感触的来写后续)]







——

Loki(洛基)。

[雷神2时期。]



          我听着他们的喧闹,从外界来的野蛮者总是令人头疼。

          他们拍打着蛮力无法突破的屏障,试图撞碎玻璃逃出去进行一场自己的起义,却无法想到那金橙色的屏障只是出现了一点扩散的涟漪。

          无聊的抗争,做着困兽之斗倒不如早日屈服,像我一样将浇上甜言蜜语的银舌头与与生俱来的危险獠牙藏匿起来。再将一切惹怒神的语言践踏碾碎后再慢慢揉搓成形,聚成一句平常的谎言¹。

          然后假意投降,在阳光的灼烧下退后。一步,再一步,给自己的心灵组建自己最有抵抗力的军队,筑起最有力的屏障。

          ……后退到……在自己的面色上掩去自己母亲的死亡的悲痛。

          我给自己建了一个幻影,让它看起来比我这颓废的模样好那么一点——

          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是有多么憔悴,我那粗糙的皮革上粘着还未凝固的粘稠血迹,我的泪腺里那些令人厌恶的咸味早已干涸,我的头发只会充斥着铁锈的邋遢味而不是栀子花的香味。

          那个女孩儿喜欢栀子花,虽然我并不知道这种香味比起那种烈得烧灼的酒能好到哪去……

  

          不过现在她也该意识到了,那个陨灭在阳光之下的洛基,那个总是吐槽栀子花味道的、那个希望她笑靥永驻的洛基是不在了。

 

          现在只有一个像被铁链圈起的巨兽一样的洛基——哦,对的,我才想起来,我早就做过困兽之斗了,很可惜最后还是“作茧自缚”。

          很显然的,一个阿斯加德的垫背者、被那些穿着光鲜亮丽、自诩光明的神仙踩在脚底下的匍匐者,自我讥讽的懦弱者,只能在王冕的光辉下被灼烫着嘶鸣,被阴毒极寒永无止境地捶打肋骨,在蔑视中颤栗。²

          我靠在屏障上,将自己的头埋进双臂环住的庇护中,将一切光明隔绝在外——

          虽然这样令人没有安全感的动作会让我的背部可能不知会遭到哪里的袭击,但是,有时候一死反倒是一种解脱。

          反正他们看到的也是那个神色不恭的光鲜面孔罢了。

         

   

        

          [你有能力去到洛基跟前(但是你突破不了屏障),你会怎么办?

            A。“洛基,我带栀子花来看你了。”

            B。如果想到可以怎么安慰的话可以写一下哦√]





——

Tony(托尼)。

[美队3时期。]


          哦,这该死的令人作呕的火药味仿佛还蔓延在空气里面,纽约今日的夜晚依旧是那么痴醉——

 

          那围绕在我的鼻翼旁的Glominerals牌的胭粉把面前贴合紧握的四肢和那些穿着着夸张的舞女抛出的挑逗眉眼晕得模糊。

          该死的,看不清啊。就算瞪大眼睛也看不清——这些脑子里整日溢满着与别人缱绻在床上的女孩子们,她们现在脸上的神态,真的是越来越像个在别人的溺爱里花枝乱颤的妓/女。

          我觉得我现在的模样有点像当年的父亲。

          哦,虽然我并不想和他有一点儿,一点儿相似之处。

          好在不同的是,他现在应该想得是怎样将这些女孩子们玩弄掌心。而我的脑子里却满是那只银手臂——

          它把那游走于无数少女心上的那个男人、曾留过无数承欢时的爱痕的脖颈生生掐出了青紫色。

        

          我给自己点了一杯高浓度的伏特加,让自己努力沉浸在酒精的灼烈中——

          它的丝滑与我布满悲伤的味蕾无比密切地缠绕在一起,就像那些小妓/女与他们的男伴紧紧贴合的四肢。

          特别适合。

          特别适合我现在的心情。

          我不得不承认了,我自己可就是个小男人吧。

          蜷缩在张扬肆意的、涂满红金色跑车的漆料的盔甲里的懦弱的、一个被称作花花公子的小男人;留着渣渣胡子,肚子里堆积着大量卡路里,研发了大量天才产品的小男人;穿着革履挺立,家财万贯的亿万富翁——实则却一次又一次没有尽到全力去拯救自己身旁的人的小男人。

            ……

          我还有能力去做更多。

          我还可以开发新的反推动仪器,加上纳米技术让我自己的庇护所变得更坚固……哦对,还有喷射推进器和氧气瓶——这样我在把那个大玩意儿推到虫洞里时,我还可以坚持一下,把它的影响范围弄到最小。

          我还可以制止我自我高举的心理,不去触碰那些该死的宇宙力量,遏制住自己的心欲,这样Jar至少还可以在数据中与我一往如常、这样那些死于奥创——死于我的手底下的平民们至少现在还会活着。

          我还可以……在那一年……父母离开的那一年——母亲在我耳畔留下唇迹的时候,告诉他们我的内心想法。我爱你们。告诉他们——

          你们不要走。

          

           ——如果我做到这些,是否我现在与我的父母、我的妻子已经在纵享天伦之乐,而不是让我和父母和我那可怜的、有着世间最好的心灵的妻子被舆论一遍又一遍地碾过去。

        

          我走到一处寂静的地方,划过她的号码,拨通了这个电话——我小心翼翼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欢快,而不是接到了真相的颓废——她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我应该快些回去才是。

          接通了——

          我该说什么?是 “嘿亲爱的,我很抱歉我迟到了,是否需要我明日补偿给你一个烛光晚宴” 还是 “哦我可爱的姑娘,现在我这边有些事情,不过我会在一小时内到家,你要注意身体”?

         

          可是令我无比讽刺的是,早已被酒精麻痹的大脑除了编绘出“dear”这一句尴尬的词组以外,什么也挤不出来。

          [请选择你与他之间的对话吧?

            A。“哦亲爱的,没事,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

            B。可以写下来哦√]






——

——

1:选自名人朋友圈 Loki laufeyson NO.2112 长篇自戏——SAVE ME。

2:选自名人朋友圈 Loki laufeyson NO.3154 Infinity Wars Prime#1。

——

——

评论截止日期为下周三√

嗯。就这样√

评论(41)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