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对作业至死不渝

嗝儿,感谢你的喜欢和支持!因为……每多一个阅读量都是我莫大的荣幸!真的特别开心!

【漫威x你】终会有人来,将你深埋。

。特别喜欢《凹凸世界之黑山羊之卵》里面的这一句话,就拿来做标题了。

。今天是南辞的生日!祝这个可爱生日快乐!
@江笙
【我我我明天更兜帽基!】

。如果需要授权的话我去拿。

。人物归各位大大,欧欧希归我。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指出来。
(毕竟好久没写了要复健。)

。玛丽苏可能有。
。各种文体!真的各种!
。小学生文笔。

。原剧情有删改。
(《雷神3》剧情;《复仇者联盟3》剧情;《美国队长(我也忘了是几)剧情》;各大人物的百度介绍)

。那么,正文开始。

一一一一一




Loki(邪神洛基)

   他是高高在上的二王子。而你是无关紧要的仆从。
  
   他野心勃勃,自视甚高,碧色眼眸昭告着神眷的悲悯亦或瞧笑的恣睢——弓腰拱手的恭维取得不了他的斜睨,轻若尘埃的礼物满足不了他的野心。

   你从来都知道的。

   所以在阿斯加德复活苏尔特尔的那一役,你自愿进去那个将塌陷的城堡,把它的头颅放在永生烈火上面。

   你知道就算你不进去,你忠心耿耿服侍的那名王子,也会将你亲手推进去——

   他可是诡计之神啊,高高在上的奥丁之子啊。

   你的命,对他而言啊,毫无价值。

   ——可你不知道的是,在你进入城堡的那一刻,他看你背影的那一个复杂的眼神。

   轰鸣声撕扯着岑寂的石壁,火焰末梢的蓝黄吟诵着挽歌。你抱着苏尔特尔的头颅,感受着它那刺骨的冰凉冷透你的骨髓——

   只要将头颅放在永生烈火上,火焰巨人被唤醒的那一瞬间,整个城堡会支撑不住从而导致崩塌。

   毫无疑问的,你会死——被溃塌的石砖给砸死。

   它们其实早已承受不住亡灵战士的悲戚,建设在无数鲜血和死亡之上的帝国,那褚神的传说就这样被掩盖了数千年。

   它们会砸在你的身上,砸碎你的四肢,然后染上你皮缝之中迸出的殷红,来祭奠那些曾经为辉煌而战的战士。
  
   但是,你并不后悔。

   毕竟,为了你爱的人而死,何尝不是一种对你一厢情愿的成全呢?

  
    火苗窜出,顷刻间石壁湮于一旦。

    火焰巨人嘶吼着,挣脱残败石壁的桎梏,将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城堡彻底击溃。碎石片瓦落下,在地面砸出焦横,再将那彩虹桥碾得粉碎。

    你感受着这冗长的黑暗,大地无声地振动,它们碎裂了,在迎接你的到来。

    你将如同战死的烈士般,永远被埋葬在地下。

    你的喉头弥漫着血腥,神智开始崩塌,身体快速的失血让你对四周的感觉已经逐渐模糊。

    ——你后悔吗?

    你再次问着自己。

    血泡在你的肺部沸腾着,一个个炸开,带着丝丝萦绕的殷红。你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它将永远不会再睁开。

    ——“我不后悔。”

    最后一刻,你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阿斯加德复原了——又恢复了欣欣向荣的样子,仿佛海拉没有来过,苏尔特尔没有来过,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人民还在,国就还在。

    洛基站在残败的城堡之前,凝视着塌败的石壁。上面依旧残留着点点殷红。

    他微微颔了首,微抿着唇,神色竟有了一丝悲意。

    可惜你,已经不在了。

    你最后被埋葬了——用的是最庄重的方式。

    据说那天,在那方淡灰色的坟墓前。阿斯加德的二王子亲自为他的女孩送上了最洁白的花束。

    他久久地站立着,也虔诚地悼诉着。就像祭司念着咒语,和尚吟诵着经文。那么认真,又那么孤独,茕茕孑立。

    这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仅此一次的——明明不是祭奠烈士的英灵,却又是如此的庄重。
   
    洁白的花瓣伴随着哀悼之声散落地面,一地沁人心神的芳香遂即逝去。

    风轻轻地刮过,衬着树叶落下的斑驳光影。驱走一地的别离之意。

    恍若隔世,无人再来。




Doctor Strange(奇异博士)

      “快,血袋!”

     回荡在你耳边的是心率仪滴哒作响的声音,骤亮的光线晃得你及其难受。
     
     ——但你无暇顾及,大脑的缺氧让你对四周的一切感知开始麻木,只剩滴答的声音和窸窣的说语。

     全麻竟没有让你彻底昏迷,你感觉你的大脑还在飞速运转,你清楚的知道——比谁都清楚。

     死神在向你走来。

     “shit你们能不能快点!小小一个手术都做得这么慢!——止血纱布!快!”

     “奥克,你手术刀再往三点方向偏一点!”
  
    你听到了他的声音——那是你及其怀念的,那个孤僻的医生,或者现在是法师的声音。

    他来了……?

    他不是去当了英雄吗?

    他不会现在回来的吧……他还要拯救世界啊。

    你努力挣扎着,想睁开眼睛去看他——

    似于白炽灯的明光骤然拢入,刺眼的光明驱散了你面前的黑暗,但却让你感觉到了不适。

    你想看到他一切安好,一切健康;看到他还可以像从前那样,做手术的时候,胸有成竹的姿态;看到他钻研学书时匿于眸中认真的神态……

    你甚至想去设想,他打怪当英雄的时候,那一幅热血英雄、铮铮铁骨的样子。

    那样一定很酷吧,想想一个自大狂又超级高智商的博士提着手术刀站在怪物面前,然后像美国队长那样抛出手术刀……再做个回旋……好吧虽然他说他是个法师。

    ——“呲。”
   
    这是切开怪物血肉的声音。听着就很爽。

    法师也是可以玩近战的嘛。

    你不停努力地撑开眼皮,就算那白色的光线刺得晃眼,你也依旧在努力着。

    就算看他最后一眼吧……至少看看他穿着是怎样的英雄服也好呀……

    但是时间早已经不允许了——无论是对于你天马行空的想像,还是你再次睁开眼的机会。

    刺眼的光线黯淡于你的眸中,你的四肢开始麻木——或许说它们从车祸一开始就已经不听你使唤了,现在只是真正在做一个,让它们自由的仪式而已。

    心率仪的嗥鸣宣布了你最终的宿命,光屏上的线条逐渐叠加——随后渐渐归于平静,只剩缓慢的低鸣。
  
     ——你想像中的那个男人,他手里的手术刀可以斩断一切怪物……

    但却永远斩不断你面前的死神。

    然后,渐渐的,你的意识陷入了悲戚的黑暗,心脏在彷徨和迷惘之中停止了挣扎的跳动。

    “滴——”

     是归于长音的死寂。

     原本操着刀执行手术的医生们都静静地站立着,在进行无声的祷告。

    这是对这个世界,又一个逝去者的、深深的悲悯。

    你早已陷入无尽的长眠。只有稍稍上翘的嘴角表明了你对这一切结局的、真挚的感谢。

    “……”

    学医救不了谁,学医只是赚钱的职业。

    坠入迷惘之中的博士再次想起了这句话。

    世界依旧在运转着,朝阳在蔚蓝的天空之上升起,夕阳在蕴了暗红的云雾间落下。雏鹰展翅,燕鸟啁啾。

    可惜有些人早已不在。

    由于11岁救助妹妹的经历让他喜欢上了医学,可在正式成为医生之后,他的父母和妹妹却因病而意外离世。

    现在,他心爱的女孩儿,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

    斯特兰奇坐在大殿中的台阶之上,痛苦地抱紧了头,指腹之间传来微微的颤抖,泪亦沁上了眼眶。

    时间的嘀嗒声缓慢地传来,如同闷钟之般敲击着他的心脏,一击一击,昭告着对他的悲悯。

    “Shit!”

    他愤然。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堂堂现实世界的守护者因崇尚精神粮食而无法买得起棺材,也许是因为他对于你的死亡无能为力。

    他有多玛姆之石,但时间若一旦扭转,这个世界的秩序必将被扰乱。

    而阻止被一切可能因素导致错乱的发生,正是他的责任。

    齿痕印在了嘴唇之上,殷红血液的腥甜回荡在口腔,最后拢入了他的鼻翼。斯特兰奇垂睫,迷惘的表情在他的眼眸中隐晦不清。

    “Shit!Shit!”

    他又说了几遍。好似这抹悲伤与愤怒就只能用这个词来抒发了。

    ——但他也不知道有什么词更为适合的了。

    “嘀嗒、嘀嗒”

    时钟仍在响着,无数人事的变化融入于这几秒之中,孕育在时间长河的胚胎之中。

    他低下头,眼神凝滞于胸口之前那于阳光之下熠熠生辉的垂链之前,久久不语。

    时间宝石发出了丝丝的光芒,映照着他的脸庞。

 
    你发现自己好似活过来了,躺在床上而不是墓地里,身上也没有泥垢的沾染,只有洁净的睡裙。你感觉到了午日后微醺的阳光照在了自己的身上,带着温度的,是温暖的——

    这一切,好像就是奇迹般。

    你一愣,随后立即撑坐起来,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疼痛让你的意识彻底清醒。

    是的,这一切实在太不真实了。太虚幻了。

    你龇牙,也管不上这些,踮脚穿了鞋子就立刻跑下了床。

    你明明已经被轮胎碾碎了双脚,头部也被巨大的冲击给振晕,你能感觉到它们痛苦的嚎叫。而现在,你却又可以跑步了。

   

    “嘀嗒、嘀嗒”

    你的身旁骤然暗下。面前的情景不再是温暖的午后。簌簌的疾风刮过你的面颊,你开始感到了乏力,汗滴于脸颊滑落于你的颈上。你的头晕愈发明显。

    你停了下来。双手撑膝,环顾四周,也只有如同涟漪的波纹在你的身旁,像时间的潮海,一圈圈向外扩散。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跑,也不知道你究竟要干什么——仿佛有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就在面前。

    “啧。”

    你再次听到了他的声音。淡淡的。心疼的。

    “患有贫血还剧烈运动,血液中的红细胞会加速流失。减少你身体中的氧气,达不到所需……”

    “看起来你是不想好好地活着了?”

    你听着他的絮叨,抬起了头,眼神滞于凭空出现的、他的身上。

    原本一个成天穿着西装或者工作制服的男人,现在穿着粗制的布料一黑一篮编织的色彩与他身后斗篷的淡红搭配,再佩戴上那金色的项链,是及其滑稽的了。

    “这是你的英雄服?”

    你笑着问他。

    “……我不希望你一醒来就问我这种问题。”

    他微微地蹙了眉,抽搐着唇角抿出了一句。

    “好好待着。”

    最终,他只是吐出了这么一句。随后便消逝于这片空间中。

    你心里一空,随后站起身。

    身边只剩下时间的潮海相击迸出的声音,一圈又一圈地萦绕在你的耳畔。你缓缓起身,伸出了手,慢慢地走入时间的涟漪。

    这里充斥的全是时间,是你和他的时间,你和他的记忆——就像潋滟于水面之上的波纹,碰撞,再远离。
  
    徜徉其中,你们的时间永远不会谢幕。

    你突然笑了。这么多回忆,起码比埋葬在泥土下面,身上沾满泥渍和污垢,永远在黑暗与冰冷之中长眠好的多。

    你知道。这就是你的埋葬之地。





Steven Roges(美国队长)

  
    “开门!开门!”

    他快忘记这是他曾经挚爱的,为之努力的,奋斗的美国了。

    “没看到有人要死了吗?快点开门!”

    他终究还是被保安给逐了出去,以被机枪顶着的方式——可他却甚至连门都没有碰到。

    他最终放弃了挣扎,只有期待着,期待着楼顶的女孩儿可以放弃自己的疯狂举动。

    他不是没有奢望过他身旁的群众可以帮助他一下。准确地来说,他对面前的这些人,他们的所作所为,早已报以深深的绝望。

    “跳下去!跳下去!”

    他们说。

    “跳下去!跳下去!”

    他们叫。

    他想说一声别叫了,这样会让她做出更疯狂的举动的。

    可是他叫不出来,因为紧张早已经赌住了他的喉,他额头泌出的冷汗早已经流过脸颊落到了他的衣衬之上。

    他没有盾牌,没有战斗服,甚至连身旁的一个可借助物都没有。

    不过一身力,无处可使罢了。

    这时候有人认出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摇了摇头。

    然后说。

    “美队。对于她的举动,我们无能为力……另外……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吧。”
      
    他的心里,倏然一凉。

    人群依旧在叫喊着,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也就忽的,他看见了那位他心爱的女孩儿,松开了扶手,倏然跌落了下去。

    风从下方扑上,带起她长长的裙摆,从空中坠落而下。衬着蔚蓝的天空,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般,那样悲伤,又那样优美。

    “快退开!”

    他再也忍不住了。低喝着拨开了人群。

    这是第二次,除了面对奥创的那一次,他第二次对着自己国家的公民释放出自己的威慑。

    ——作为一名通缉犯。

  

    “嘭。”

    如闷鼓敲击后的寂静。是沉默,是无言。

    他盯着那个女孩儿,看着她撞碎了玻璃,最终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好似无声的电影被放慢了,可是让人感觉到的却是彻骨的寒意。

    她和他之间也就只差了几步的距离——可是这之间的,是生死的距离。
   
    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犹如战场上的,沐浴在夕阳的光芒下的,汩汩鲜血染红的国旗。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二战之中浴血奋战的时候。他的队友们还在的时候。他们匍匐在战壕之中时,那呼啸的声音过后夹杂的殷红以及濒临死亡的队友无力地推开他。

    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嘶哑着嗓子喊。

    “医生……医生!”

   

    
     回应他的只有无声的沉寂。
   

    

     你猛地醒来,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泥垢布满于你的身上,带着丝丝的悲凉将你紧紧地包裹。

     然后,淡淡的荧光聚集到了你的面前,在你的面前形成了一幅画面——
   
     那是蔚蓝的天,白色的裙摆,以及下面的人群——他们好像在说着什么。

    ——正是你跳楼的那一刻。

    簌簌疾风将他们的声音绞碎再灌入你的耳内,你的意识随着坠落逐渐模糊——直到玻璃刺入你的面颊,将它们划破。
   
    腥甜弥漫在你的鼻腔。

    ——画面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没有人会在意一个陌生人的生死,也不关心她生前关心过什么,他们也只会在她要跳楼的时候起哄。

    就像,那个队长——那个美国的英雄被通缉的时候,他们却依旧随着政府抨击他。

    他的队友被洗脑,他的挚爱朝他开了三枪

    缺了英雄的人心,早已经残缺不堪。

    你无声地勾起了唇角,虽然这只是你的意识,你无法真正控制埋葬于地下的身体作出这个举动——它连呼吸都不可能。

    所以……接下来,你是怎么被送到这里来的?

    “医生……医生!”

    黑暗中倏然传来的声音回答了你的疑惑。

    你的瞳孔一缩,面前骤然显示了他的画面,浮现出了他的面庞——他的两靥之上早已缺失了属于队长的那份沉稳,只剩下无力的眼神凝滞着你。

    那是那么的焦急。

    然后他背起了你,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将你带离——他的身后是警车的呼啸,他的身旁是刺得眼瞎的闪光灯……

    也随后,就那么一瞬间。你失去了意识。

   

    你并不知道的是,他在你的身旁,你与他是咫尺之间。
   
     具那场事故的发生早已过去了多年,人们所知道的是,美国队长——这个曾经是大英雄的叛国贼,最后用自己的性命与那个女孩的成活做了交换。

    他说他将不再逃亡,只需要他们把这个女孩子给救回来。

    只可惜,最终你还是离开了。

    不过没有关系,至少你与他不是生死相隔了。

——end。——
   
   

格式很乱于是重新修改了一下2333。

。洛基那篇是为了唤醒火焰巨人,洛基去前往。随后你跟着去了,然后在城堡面前你自愿申请进去。后来的阿斯加德复原是因为复三的时候我私设他没有被杀死。【《雷神3》】

。博士的那篇是你在他的时间宝石里面。他不能回溯时间但是可以将别人推进时间宝石里。【百度资料加《奇异博士》中博士与暗黑空间对峙的那一段】

。美队那篇,美队被通缉【《美国队长3》】,战友和自己站在了相反的立场。之后一段时间美队毫无踪迹,后来因为你的跳楼而出现。背着你躲避着警方的追捕进了医院。

  
   

   

   
   

   
   
   
    
    

    

   

   
    

  
   
   
   

   
   
   
   
   
   

评论(15)

热度(222)

  1. 学习委员将对作业至死不渝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写得真好